KIO

🐾手帐💙千恩💙

大概是个新坑,吸血鬼的千指大人与半吸血鬼的吸血鬼猎人世家大小姐首席。
但这个设定是不是太普通了?

哭醒,缓一会。自我厌恶一番之后接着睡。讨厌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习惯就好。

千恩 | 起承转合 | chapter4

千指大人×郑有恩

双向暗恋|毕业后

ooc有|私设有

 

4.凉茶

 

最近中夏音乐学院附中的小提琴导师有些上火。大抵是因为最近来到不太熟悉的江浙一带,感受着三伏天与应届艺考生的双重轰炸,额头上难免起了些让人不得不在意的红痘痘,存在感特强那种。又是一夜修仙改学生作曲作业后的清晨,我们的首席大人被镜子里惨淡的脸吓得硬生生将高中时期的厚刘海剪了回去,这让当晚与自家夫人开视频以述相思的王如瞳有些小惊讶。

 

“长痘了?”

“闭嘴。”

聊天结束。

 

再开视频通话已是十分钟后的事情了,也是千指大人这几年哄媳妇的能力渐长,不然这时间估计得延长个6倍。那头的千指看着视频里还在闹脾气的人儿,不经意间嘴角扬起宠溺的弧度,开始习惯性唠叨:“给你装行李箱里的中药包又没热是不是?”

黑长直的小提琴首席扭过头假装风很大。

一时没忍住的千指轻笑出声,看着视频里爱人越发羞愤的娇态,千指开始了她日常哄媳妇的道路,之后开始跟夫人报告家里两位小主子今日的健康状况。每日净是些柴米油盐的小事,有恩也听得起劲。也是这点滴的小事,以空气一般的形式充实着她们如今的生活,并不太显眼,只是很重要。

 

挂掉视频,千指重心后靠在靠背椅上,趁着夜晚肆意地放松大脑,思绪随着夜风飘回高一的那个盛夏。

高一的下学期时西洋乐的小提琴首席与民乐的千指被分到了相邻的时间上声乐课。当时王如瞳一直想不通,一直十分明白西洋乐与民乐纠纷的老师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排课时间——声乐课上起冲突然后伤及老师的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为了尽量避免冲突,如瞳每次都会以主修老师拖课为由迟到个一两分钟,避免了与西洋乐的公主正面冲突的可能。

又是如瞳稍微迟到了一两分钟的一天,走近琴房时发现以绝不拖课出名的声乐老师竟然在花很多时间跟前一个早该下课的学生讲大道理。

“声乐最重要的就是对身体的保养,你的身体就是你的这门乐器,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的人是唱不好美声的。下次来上课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把嗓子调整回最佳状态。没问题吧?”

“...嗯。”

极微弱的声音,细听便会发觉与以往干净的嗓音不同,今天的声音比前两天要沙哑了许多。感冒?如瞳有些困惑,以首席的专业素养是定不可能做出生活习惯失控导致发挥失常这种低级失误,毕竟是一个即使住校家里阿姨也每天往返带“爱心便当”的小公主呀。

收起手机,王如瞳拿起钢琴上自己的声乐书,再不到过去老师该生气了,今天她可不想被拖课,才跟寝室里的伙伴们约好了放学后一起去新开的电游城玩耍,第一次集体聚会迟到可不好。

可有时就是这么凑巧,学生时代每次开门都是一次开奖,你不知道门外的会是前来检查的琴房阿姨,亦或是你倾慕已久的谁。

如瞳目光不自觉的看着匆匆离去的少女的背影,突然觉得小提琴首席竟也有脆弱的一面。反正跟我也没啥关系。耸耸肩如瞳安分的转身去上课,她可不想计划好的游玩被这么一位任性的小公主影响到。

 

卡在学校周末门禁前返回校园,出门准备清洗的千指有些意外的在盥洗室外的走廊上看到了熟悉的黑长直背影。纯白的睡裙,真真是做着影视作品里头公主的打扮。这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在外边待着干嘛,喂蚊子么?带着疑惑进澡堂洗漱的如瞳开始回忆起这几天郑首席的各种反常。这份疑惑在如瞳沐浴完毕出来看见首席姑娘的背影完全没动时得到了确认。

非常、不对劲。

凑近一看,千指大人不由的想笑。平日里高冷傲娇的郑首席赤着一双玉足,对着小圆镜掀起厚刘海一脸愁容的看着额头上冒出的小痘痘,这副光景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看到的。

就当为答谢入学时让她惊艳的那一眼吧,这么想着,抱着洗浴篮的千指大人无奈转身回寝室开水热了热中药包,出门递到了少女身边。

得到的回应是少女一双羞瞪的美目,带着些不甘与羞愤,反正如瞳是没从里头看到感谢一类的情绪。

 

“...多事。”拿过中药的郑有恩埋头跟开口作抗争,想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如瞳拿过有恩手上的中药包左手食指拇指捏住开口,右手撕开小口递到少女嘴边。

本能的,郑有恩凑了上去,樱唇与指尖的触碰只在那一瞬间,那份心动却持续了许久。

 

千指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寝室的床上,又是怎么应付贝塔樱三人对自己反常行为的询问之类的琐事。记忆中最清晰的只有月光下黑长直的少女微蹙的秀眉与樱唇落在指尖的瞬间,还有那晚走廊上被轻风带起的若有若无的中药香。

 

 “你没给我装蜂蜜在箱子里。”

 

沐浴回来正擦着头发的千指预料之外的收到早已说去休息的自家夫人的微信。看清内容后嘴角的笑意再也藏不住,抬指正欲回复,iPhone的消息铃声却抢先响起。

 

“但你哄哄我我就喝得下了。”

 

想象着对方会有的反应,长不大的郑首席带着恶作剧成功的小得意一口闷了温度刚好的中药,嘴里含着家里那人给塞行李箱的蜜饯悄咪咪亲了一口与妻子的聊天页面。

 

“晚安好眠。”


111粉点梗。

谢谢各位的喜爱,虽然我知道有一部分其实是看手账过来的,但私心想写千恩。

评论出梗,如果人多就挑三个人写,人少就每个都写过来,具体文风劳烦移步个人主页。

其实只是不想写正文,嗯。

千恩 | 起承转合 | chapter3

千指大人×郑有恩

双向暗恋|毕业后

ooc有|私设有

 

3.名字(衣裳)

不经历中考,通过自主招生提前进入高中之后的暑假你会做些什么呢?每天睡到自然醒,修仙修到金丹期,还是说学习一门新技能或者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不可否认努力学习的人从不占少数,但对于大部分艺术生来讲,自主招生后的暑假意味着更大的自由与无限的可能性。放飞自我的年轻人很少会想到为以后的高中学习提前做准备,这也成为中夏音乐学院附中每届高一第一回期中考试成绩平平的原因之一。

期中考放榜时,郑有恩可以说毫不意外能在榜首看到自己的名字。从儿时起有恩便十分好胜,与其说时好胜不如说是有着自己不愿屈服的骄傲,不知何时起有恩的认知里她的优秀已经是理所当然。不论是文化课还是小提琴,她极少让长辈失望。仅有的一次还是初二那时的中学生古诗词大会全国赛,或许是因为古诗词不是她的主场,也可能是打击太大让她选择性遗忘了那位将自己甩的远远的竞争对手。但这一次的历史单科段排名再次让这位骄傲的小提琴手想起那时被绝对压制的无力感。

 

王如瞳。

 

这是在出题十分变态的系主任出卷的历史期中考中,以10分之差甩开自己,位列历史科榜首的人的名字。

当你开始注意某件事物时,它出现的频率就会在不知觉间变得频繁起来。或许是这名字过于独特,只需榜单上那一眼有恩便记住了它,而这个名字也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在郑有恩的生命之书中渗透,慢慢的变成后半部的主旋律。

郑有恩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在校乐队的新团员的招募考试上。与交响乐团这边热火朝天的报名和筛选相比,隔壁民乐团的招募仪式的规模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除了坐镇的两位学姐和一位带队老师之外,便没人理睬——就连民乐的学生都对这次招新持以悲观的心态。

连自己都看不起的乐队能走下去就有鬼了。小剧院门旁休息室里郑有恩擦拭着松香,时不时探头去瞟一眼对面小会议室内民乐团的招新情况一边想到。她突然觉得这么久以来中夏音乐学院附中西洋乐的学生歧视民乐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最后确认一边爱琴的音准后有恩便同友人调笑着走出休息室,跟着学姐前往剧院的观众席做准备。路过小会议室时,那道抓耳的声音再次出现,由门口朝里头看去确实是那位暗色系华丽装扮的姑娘,身边还带着上回被说成奇装异服的三个女孩子。

“12级王如瞳,报名加入民乐队古筝组。”

 

即使看不见表情,单凭声音有恩听得出,这是位热血的姑娘。她喜欢她的专业,喜欢民乐,喜欢手中那把古筝,并乐于跟大家分享她喜爱的事物。如瞳,也该是位率直,敢爱敢恨的、直面本心的人吧?

如果不是和那些奇装异服的人混在一块就更好了。郑有恩规矩地在观众席坐下,按着印象里姑娘的身板往喜欢的衣服牌子里头带入了一下。

嗯,还是正常的衣服适合她。起弓的前几秒有恩还在想着这件事情。ZARA的秋季新款就不错。

中性,简单大方,置身事外的性冷淡风,与姑娘合拍的不得了。

 

中夏附中的12级学生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是不知道郑有恩名字的。专业与文化课总分段第一、容颜姣好、彬彬有礼的12级优秀新生代表,从高中开始以来这类赞美的词汇总与那位西洋乐的优等生同时出现,即便是对西洋乐颇有微词的民乐系也鲜少对郑有恩的负面评价。

身边同学提起的次数太多,让王如瞳想不关注都难。今天郑有恩又被专业老师表扬了、今天郑有恩被推荐参加全国器乐比赛了、校园论坛上又出她的照片了、告白墙又有人向她表白了...听得多了王如瞳总忍不住在刷学校论坛或空间时对这人的消息多些关注,即使会在关注后仔细消除自己的浏览记录。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她关注校花的事情暴露了肯定要出事。

塔塔最近喜欢的cla裙挺适合她的。浏览着女孩最新校园照的千指大人如是想到。

优雅,端庄,带着大户人家特有的矜持,比这更合适的再没有了。

 

 

 

 

*永远在写白开水的KIO。慢慢更,不急。

千恩 | 起承转合 | chapter2

千指大人×郑有恩

双向暗恋

ooc有|私设有

 

 

2.对视

即使是在两人毕业的这么多年后,中夏附中琴楼的格局一如当年。郑有恩的琴房被安排在西洋乐教学区的三楼,位于琴楼后方的大型多媒体教室A是去往自己小公主办公室的必经之地

 

那是校内设备更新最频繁的教室之一,是除录音室及小剧院外最先进的场所。一直以来作为乐理教室使用,那是西洋乐与民乐唯一一门会同时使用同一间教室的课程,也成为了多年来西洋乐与民乐间明争暗斗的重要场所。

 

理论课程一般每周两节,安排在晚自习的时间。有恩这届的乐理课被排在周一和周三晚上的第二节课,各专业的学子会由四面八方向这间教室聚集,这一来一往的观察也就成了两系互相挑衅源头。

 

开学乐理的第一课,因过于耀眼的入学成绩而被奉为西洋乐中心的郑有恩还未进教室就听到了充满火药味的对话。

 

“不就好奇了一下她的衣服吗?有什么好生气的!穿得奇奇怪怪的了不起吗!”

 

“所以才说民乐的人是奇葩,根本不知道这些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郑有恩蹙紧了眉头打心底里为自己同系的那几位同学的智商感到担忧。中夏附中本身就有两套不同款式的校服,只是两系的学生各有偏爱,以此来挑事的人真的是闲着不怕事多。

 

本着帮理不帮亲的原则,推开教室后门打算做些什么的有恩在看到风暴中心的民乐那几位学生的装扮时释然了。

 

在这个初秋还十分闷热的天气里,那三位民乐的学生里两个戴着网络上称之为原宿系看着就十分厚重的假发以及直径偏大的彩色虹膜片,穿着娃娃一般的华丽洋服 ; 剩下的一位娇小的女生玩偶样式的大兜帽外套将小人儿完全包裹,视角的原因郑有恩没能看清那人的容貌,但依同级生的反应,估计也是异于常人的装扮。

 

素来机灵的优等生这会犯了难:这情况到底是算她们理亏还是我们,还是应该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然后提倡自由审美观?

 

正在脑内权衡的郑有恩被拍案的巨响吓了一跳,朝声音的源头看去便见着考试时在意的姑娘。依旧是引人瞩目的打扮,只是披着纯黑的斗篷,相较另外两位同级生的打扮更简洁一些。

 

姑娘冷着脸挡在两队人中间 : “每个人有各自不同的偏好,轮得到你们在这指手画脚?”

 

那是郑有恩第一次听到姑娘的声音,偏磁性的女中音,不算好听却十分抓耳。或许是情景的原因,姑娘的语调有些灼灼逼人,配上那张俊俏的脸蛋颇有一丝冷冽的味道。

 

“你又谁啊?我们几个说话碍你事了吗?”果不其然,西洋乐带头挑事的女生怼了回去,只是这句还嘴在姑娘的身高压制下气势弱了许多。

 

双方的争执还在继续,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室里聚集的学生越来越多,围观者的数量也逐渐增加,战火一触即发,即使同行的友人不催促郑有恩也明白再无作为事态就要严重起来了。可身为局外人的自己以何种姿态介入又是一件令人困扰的事情。身后友人催促的声音着急了许多,抱着自暴自弃的心理,郑有恩走近了风暴中心。

 

 

“可以麻烦去别处争执么?教室可不是你们用来吵架的地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瞳轻声啧舌后转身,却见声音的主人是考试当日给自己留下不错印象的西洋乐优等生。好像叫郑有恩来着?亏自己一直以为中夏音乐附中这届的西洋乐与民乐之间的水火不容的现状能由这位看起来明事理的女孩改写,看来是自己想的太美好了。

 

休息时间很快结束,这场不大不小的闹剧也因乐理老师的介入落幕。冷哼一声,如瞳便拉着刚被众人集中火力的樱仔带着同寝的另外两位伙伴走到教室最后一排座位坐下。少年气盛,路过时不论有意无意两人的肩膀起了一定的碰撞。

 

那是她们第一次肢体接触,回忆并不算美好,但放宽来说两人的意识从那一刻起便起了碰撞,潜意识里为对方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多添了几笔。

 

 

 

九点,校内准时响起这周新设的下课铃宣布一天的学习任务结束。高一的第一节乐理课结束后,同学们三三两两聚在一块一边讨论着乐理作业的多寡一边走出了教室。为了确保听课效率,郑有恩按着自己的习惯留下向老师问了几个问题,等答疑结束走出教室正准备回寝室好好放松自己,却不料在琴楼正门的走廊遇到了同样正要返回寝室的四人组。

 

管理员在几分钟前便将琴楼走廊的灯关掉了,即便如此单凭琴楼大厅的灯有恩还是看清了姑娘脸上气愤的表情。那人认出了自己,招呼也没打便带着其他三人朝反方向的侧门离开。

只留郑有恩一人,在有些昏暗的走廊上对姑娘愤怒的眼神百思不得其解。

 

 

许多年后记起这事,两人总会忍不住发笑。那大概是提琴与筝在那条走廊上奏响的第一个不和谐音程。

 

 

 

*十分嫌弃自己产粮速度

千恩 | 冬夜 | Insert music

千指大人×郑有恩
交往中
ooc有|私设有

1.做作业

对于高中生来说,喜欢的人给自己补习意味着什么?

“这里的旋律分析不对,第四小节中的还原re只是临时变音记号,不能当做调号判断调式。”清亮的声音在右侧响起,偶然间拂过鼻尖的是女孩秀发间洗发香波的残香,指引知识点时无意间触碰的指尖,平日里忽略的细节如今轻易便使千指大人成了瘾,根本无暇顾及对方口中李重光的各类知识点。

女孩对如瞳这般不认真的表现十分气愤,合上了书本坐在一旁赌气地咬着果汁的吸管以此发泄对自己女朋友的不满。

如瞳心知理亏,抿了抿嘴唇伸出去想要够着郑首席的手不自觉中带了点撒娇的味道,被生着气的小公主拍开了,力道不大像小猫的肉垫通过手部的触碰酥了如瞳的心。

拍过来,拍过去,一次认真的生气在无意中变成了小情侣间的打情骂俏。千指大人轻咳一声企图让自己的自制力回炉控制一下自己捉弄女孩的小心思,只是首席微红的耳尖在白皙的皮肤上实在过于醒目。不调笑一番有些对不住如今正正好的天时地利人和?

“到底还学不学?”

要生气了。如瞳挑眉乖乖将注意力从首席漂亮的耳尖扯回到眼前的卷子上。

奈何五线谱对每位初学乐理的民乐生来讲都有一定难度,两个小时一张卷子对如瞳来说已经算新的突破。但就郑有恩的角度,这个速度堪比蜗牛爬山。

首席难得没有开口打击自家姑娘的识谱能力,看她写完一份卷子反而有松一口气的心态,转身将课本和笔记收拣整齐拿起琴盒准备走人。

“等一下!”



“如瞳,浴室里没找着吹风机..”女孩轻亮的声音将千指的目光由屏幕上引了过去。

方出浴的美人如玉的肌肤透着自然的红,浅色猫咪暗纹的甚平有些宽松,丝绸的料子在人抬手擦拭秀发时下滑,露出女孩多年练琴习得的好看的小臂曲线,配上一双水灵的大眼。

美景。如瞳一面在心中给自家女孩打着call一面绷着脸给人找吹风机。

今天的千指大人很后悔没及时拿出单反。

千指的手穿过女孩的秀发,似乎是温度控制的太好,被细心伺候的郑首席在吹着头发时睡着了。眯着眼的女孩靠在怀里像极了阳光下打盹的猫,软乎乎的身子,长发间是与自己相同的香味。

窗外细雪,佳人在怀的感觉不是一般的美好。细心为人盖好被子,轻吻落于梦中人的眉心。

晚安,我的女孩。





书桌上方的摆钟显示如今的时间是凌晨零点,定时的空调已经停止运作,取而代之是刚被有恩开启的暖片,一旁浅色的加湿器依旧勤恳的吞云吐雾。

有恩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与入眠的那人相叠。姑娘的玉指名符其实的纤长,有时甚至让提琴专业的自己心生嫉妒。十指连心,这样好看的手的主人往往心细如丝,交往以来的点滴的确证实了这一点。

她好像以为我真的睡着了..。素来端庄的首席捂着嘴轻声的笑着,在这样温暖的房间,枕边是中意了许久的姑娘,卸下往日矜持的伪装,趁着夜深小公主总想做些平日里“离经叛道”的事情。

十指交握,在对方眼睑落下印记。

晚安,我的姑娘。




end
番外已经写好了,正文动笔还会远么?x

编剧本人,官方消息,周知。
如果官方介意个人提前公布,马上删。

千恩 | 冬夜 | Insert music

千指大人×郑有恩
交往中
ooc有|私设有
官逼同

1.做作业

手机上方的通知栏显示如今的时间正好23:00,与室外飘雪的寒冬不同,卧室内的温度定在人体最舒适的27℃,从母亲那借来的加湿器正在书桌旁边勤恳地工作着,借着水汽使玫瑰精油的香气铺满房间。

接收邀请的女孩如今正在房间自带的浴室内洗澡。浴室的隔音并不算好,水珠敲击的仿佛不是透明的防滑垫而是越发不受控制的心尖。

为了邀请这位西洋乐的公主,如瞳可说是开了许多新领域。到现在她还记得向父母提及有朋友抵宅留宿时,视频通话那头父母的表情。

心情复杂。轻咬着下唇,心中的紧张在如瞳揉皱的浴衣袖角被具象化。为女孩准备的睡衣是tutuanna冬季新款的和风甚平,如瞳见到那款式的第一眼就想到自家的小公主,想送这位矜持又骄傲的女孩一份小小的礼物以纪念交往的第一个雪季。说不期待看到女孩穿上绝对是假的。

也就为这简单甚至幼稚的理由,一直以来直面本心讲究主动出击的千指大人,内心经过无数次预演终于在那天专业课后站在了女孩的琴房门口。

“要我周末辅导你乐理?”突然收到邀请的女孩,好看的眼睛带着疑惑的目光直视眼前这位有些别扭的姑娘。
完了。千指大人抿着唇想到,看着她的眼睛一切预演都是扯淡。“不方便就算了。”
这话贝塔听了想打人。
两人间难得的出现沉默,破开这道沉默的是女孩口中轻的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清的应许。
“那我先走了。”匆匆将手中的杯子交与女孩如瞳便跑开了,“周五校门口见!”

怀中抱着那人送来的热饮,不经意间笑意沿着嘴角攀上眉眼。

tbc
我是正文一字未动却脑洞大开写番外的KIO